抑雾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抑雾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微在土豆话语权危机早显现在董事会属少数派

发布时间:2020-02-13 23:40:31 阅读: 来源:抑雾剂厂家

13日下午,土豆并排站在一楼大台阶的正中。王微不经意前倾半步,右脚踏上一层台阶,古永锵的左脚紧跟前踏一步,保持着与王微的对等站姿。

王微穿着代表优酷的蓝色T恤,古永锵则一身土豆标志性的橙色T恤。

两人讲话完毕,王微让员工拿上香槟、酒杯与古永锵共饮,并对后者表示,“我这藏了不少酒”。

这一刻人们意识到,王微是这里的主人。

此前一天,双方宣布合并,冤家联姻也分主次。古永锵将会出任新公司董事长兼CEO,王微则将加入董事会。

“现在土豆被吃掉了,这种结果肯定不是王微主动的想法。”一名土豆员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称,约一个半月前,王微的“任性变卦”让土豆与新浪(SINA.NASDAQ)失之交臂,让董事会其他成员失望。

王微25.4%的投票权并没有给他带来足够的话语权。上述人士称,在土豆董事会决定接受与优酷王微“最不愿合并”的对象合并时,除了王微其他董事都投了赞成票。

“最后一次任性”

13日下午5点不到,王微走进了土豆总部,回到4楼的办公桌前。他吩咐员工准备酒杯。

大约20分钟后,古永锵走进曾经的竞争对手的“领地”,与王微一起,向拥挤着等待与新老板交流的土豆员工讲话。

这并非王微想要的理想结局。

上述土豆网员工告诉本报记者,他至今仍记得在2009年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当有人问王微,土豆、优酷有没有合并的可能性时,王微回答,“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怎么可能结婚呢?”

易凯资本CEO王冉则称,在土豆上市之前,也曾与优酷进行过接触。56网副总裁李浩认为,以土豆合并前的股价,之前的风投很难退出,优酷给出了169%溢价。相信在合并事件中,土豆网的投资人起了很大作用。

而接近土豆人士称,就在三个月前,包括王微在内的一些人还是无法接受与优酷的合并。此后的事态发展证明,董事会斟酌再三作出了多数派的选择。

2012年1月中旬后,土豆网部分员工开始听到公司可能被收购的风声。本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1年8月上市前,土豆就一直与一些潜在的买家接触。这份名单上有新浪、百度(BAIDU.NASDAQ)、腾讯(00700.HK)等一串名字。

土豆一度无限接近与新浪“合体”。知情人士透露,约一个半月前,双方合并只剩最后签约,但王微“最后一次任性”临时反悔,使得交易泡汤。

土豆网2011年营收为5.1亿元人民币,净亏损5.1亿元。其他机构股东已无法继续坐看公司股价长期低迷,投资可能血本无归的现实,他们立即着手继续寻找新的并购方。

王微已经没有独断乾坤的能力。

相关人士表示,此前有一些董事会成员仍认同、支持王微,也相信他会赞成与新浪的交易,但王微的表现令他们感到失望。最终,土豆董事会决定接受与优酷合并。这次除了王微其他董事都投了赞成票。

“如果土豆没有卖给优酷,而是奇艺或者搜狐,优酷受到的威胁可想而知。它已有过一轮增发,但财报持续亏损,如何向投资人交代?”一些业内人士和土豆员工的观点是,此次合并背后也有土豆投资方的压力。

生活继续导演换了

“生活继续,导演继续。”13日清晨8点19分,王微在微博上写下这句话。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的土豆却要换导演了。

时至今日,古永锵走进土豆总部,挥手,一片掌声。他讲话时,王微时而手插口袋时而双臂抱胸,侧着身体看着古永锵,间或面露微笑。

半小时多问答环节的最后一个提问指向王微的个人去留问题。王微说,他还任新公司董事,其他事宜还有待整合方案进一步细化。

为了安抚团队,王、古二人周二一天之内先后在北京优酷总部和上海土豆总部举行内部员工大会。昨天,他们联合在优酷和土豆发布内部邮件,强调在整个合并过程中及合并后,土豆和优酷都不会进行裁员。

有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王微在上海已注册了一家公司,将会从事广告传媒行业。

这一说法尚未得到权威证实,但业内分析,王微并不甘于留守在这片业已翻腾的故土。

知情人士称,王微可能不再任新公司的具体管理职务,他将离开土豆重新创业。

投中集团首席分析师李玮栋向本报记者表示,预计王微在完成为期约1~2年的阶段性整合工作后将提出辞职再次创业,从事天使投资或加盟一家风险投资基金都是可能的选择。

一位熟悉王微的人士表示,王微对赚钱本身并不太在意,比较看重的是自己的兴趣爱好,去年11月,王微在北京成立了一家名叫“提线”的动画公司。

公司易主前夕,王微还在求田问舍。

另一位知情人士说,近期王微在北京购买了一座院子,用作与艺术界人士聚会之所。

王微这一年

“从2005年创业到现在,王微带着亏损的土豆上市了,婚姻历经波折问题顺利解决了,话剧也编了,书也出了几本。”一名土豆前员工对本报记者说,“现在你看,Gary(王微的英文名)还是一头黑发,而老古已是一头白发。”

洒脱,这是不少土豆员工在经过一番讨论之后,认为最适合形容目前王微状态的一个词。

前妻(电视女主播杨蕾)上诉、上市停滞、上市再冲刺并获得成功……在与优酷合并前,王微一年多来的经历已然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

根据土豆提交给SEC的文件,截至2011年3月31日,土豆网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09亿元(约合3191万美元)。面对高昂的带宽、版权、内容制作成本,如果不上市,土豆网将无法撑过2011年。

当年6月,王微解决离婚财产分割问题后,土豆网扫清了IPO障碍,等待合适的时机。但当时资本市场大环境并不好。资本市场对互联网泡沫的忧虑、中概股造假丑闻、支付宝VIE控制权之争,多重负面因素叠加令中概股风声鹤唳,而欧债危机和美国流动性的紧缩也让市场估值谨慎。

土豆在香港路演的第一天,全球股市暴跌;在美国路演第一天,美国政府债券遭受标准普尔70年来首次降级。在一周的时间里,王微一共开了55个一对一的见面会、将近10个早餐和午餐会,经历了无数的电话和讨论,为土豆上市做最后的冲刺。

在当时的一场员工动员大会上,王微激励员工说:“我们现在一切的策略都是去进攻,我们这群人就是一群加勒比海盗,整个市场上也都是海盗。快比慢好,为赢而做。”

直到当年8月,土豆网经过前几轮的上市提交,迎来了最后的关键时刻。但由于市场波动,投行建议土豆网继续推迟上市。王微曾回忆,自己在最后三分钟决定不听从投行建议,坚持上市。

当年8月18日,土豆上市首日跌破发行价,以25.56美元收盘,跌幅达11.86%。

彼时的王微依然让外界嗅到了“大干快上”的味道,他曾表示,上市后获得资金的土豆网首先加大版权购买力度和带宽投入,随后联手新浪,借助社交网络获得更多的流量。

一位接近王微的人士评价,王微现在的选择,只是证明了“他只想做他自己”。

昨天下午,杨蕾发表博文,取名前行须去“前”,她眼中前夫“是个理性之外也有感性面的创业者”。杨蕾没有掩饰笔下的心酸,“本来想好了不说王先生的坏话,就当是同行过一段的礼物,同时也不愿说他的好话。但是,这确实是我所了解的那一部分的他。”

中山筹划税务机构

注册公司代理注册

广州工商税务咨询

广州筹划税务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