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雾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抑雾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滨海新区行政审批改革从认识SOP开始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10:29 阅读: 来源:抑雾剂厂家

滨海新区行政审批改革:从认识SOP开始

薄文福计划好的广州之旅泡汤了。

今年五一假期,他本想着去广州会会朋友,尝尝美食,早就在网上订好了机票。不过,为了筹备筹建天津市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4月23日被抽调过来任环保城管处副处长之后,像其他许多人一样,他的假期被培训和加班代替了。

经历了44天的紧张准备之后,5月20日中国第一个行政审批局正式挂牌成立。但是,薄文福和他的同事们肩头的压力始终未减,除了每天忙碌的审批工作外,还得编制SOP(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规范化操作规程),而刚开始大家都连SOP是什么都不清楚。而现在,SOP成为他们工作的核心,指导并推动着审批工作。

把审批当做产品管理

去年以来,简政放权成为正确履行政府职能的重要任务,而取消和下放审批事项是其重要内容。

今年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简政放权成为一个高频词汇。不久前,12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新一批简政放权措施,再取消和下放108项主要涉及投资、经营、就业等的审批事项。

在天津,市长黄兴国不止一次提到“权力清单”,并于4月17日主持会议公布全市行政许可事项目录(2014年版)。黄兴国表示,界定政府与市场边界,凡是清单之外的都坚决放权、放开或取消,换取市场发展活力,激发社会创新动力。

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成立之后,也在推行“权力清单”制度,初定的216项审批事项,经过取消、压减和暂不列入等方式减少到了173项。当然,与以前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些审批事项不再分散在各个部门,而是集中到行政审批局,形象地说,原来需要多个部门盖章的事情,最终只需要一枚公章。

今年9月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考察时,见证了一枚公章取代109枚公章一幕,这109枚公章被永久封存起来。

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局长张铁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组建审批局解决了权力碎片化、审批与监管不分等问题,管住了分散在各个部门的政府的手,同时审批与监管分离后政府的责任更明确,而一个部门管审批更为专业。

在审批局组建之前,滨海新区每个委办局都有审批处,每个处在行政审批中心设有窗口,但是这些窗口并不能直接解决问题。在接到审批申请之后,窗口把任务返给审批处,审批处还有很多审批业务分散在不同的专业处室,各个专业处室批准完审批处再过下个流程,最终才回到窗口。

对这个现象,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兼区长宗国英有个比喻,认为这只是一种物理现象,而不是化学反应。现在,通过将18个委办局的审批权限都集中在行政审批局,使得滨海新区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真正发生了化学反应。

薄文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在窗口提交申请之后,必须按照SOP的操作要点,一步步严格操作。窗口受理完后交给专业的审核部门,然后再由审批部门批复。每一步都有严格的审批时间控制,一旦时间只剩1/3,系统就会亮起黄灯,而红灯就代表着超时,随之而来的就是绩效考核系统的扣分处罚。

“每分钟审批用时都在增加。”薄文福指着屏幕上的审批事项说,这个事项是12月17日(采访当天)受理,承诺时间是24日完成,SOP逼迫着每个人必须抓紧时间办理。

在这种压力之下,审批的效率得到极大提高,投资项目、企业设立、单办事项审批用时分别不超过原来的1/2、1/3、1/4。

张铁军表示,SOP更多地应用在企业管理上,而他们将审批事项看作是产品,应用SOP,为的就是防范自由裁量权,避免权力寻租,使得审批行为在固定轨道上规范运行。

申请人和投资者是衣食父母

“从4月23日到现在,忙碌程度和工作压力比原来单位不知道增加多少,好在有创业的感觉。”薄文福说,到了这个全新的机构,新鲜感很快就被压力替代,但是作为第一批审批人,如果自己的工作被国家认可、社会认可、媒体认可,心里还是比较欣慰。

从1988年毕业到天津工作,薄文福一直在环保系统里工作了26年,组建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将他从原单位调过来,让他发挥自己的专业所长,对涉及环保的审批事项进行审核。他坦言,以前没做过审批,感觉自己比较外行,因而一直有压力。

刚开始工作,第一个巨大的压力就是编制SOP,而他从来没听说过SOP。经过培训学习之后,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开始编制,几经修订,一大本SOP手册放在眼前,就像装订在一起的厚厚一摞试卷。

当然,每个处室都要编制SOP,一百多个审批事项还有子项,需要几百项SOP。每次受理窗口接件之后,需要按照不同的事项选择不同的SOP。当然,根据实际反馈的情况,SOP也在不断完善和修正。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局长张铁军告诉记者,SOP成形用了两个月,之后还在不断完善。

当然,行政审批局的机制改革也在不断完善。

刚成立时,受理、审查、批准没有分离,每个人都要到窗口去,既是受理人员又是审查人员。更让人感到压力的是,除了有SOP这个内在的流程系统在监督每个人外,在每个窗口还有音频和摄像头监控,不能聊天、玩手机。前台的图像和声音可以传到监控室,一旦有人不遵守纪律,或者工作开小差,都会有派驻的纪检监察人员前去警告纠正。

在这种工作环境与工作压力之下,一些人难以适应,也有人打退堂鼓。不过,像薄文福一样,大多数人坚持下来了。

张铁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审批局是100多人干600多号人的工作,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吃住在办公室,压力大很正常。但是只要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历练过,以后走向其他岗位的时候,都会优先考虑有这样特殊经历的人。

在行政审批局的不断探索中,最终形成了受理、审查和批准协调制约运行机制,薄文福不用再坐在窗口,而是可以专心做审查。这个机制在申请人与审查、批准人员之间树立一道防火墙,按照张铁军的说法就是形成“双盲”,审查、批准人员接触不到申请人,申请人也接触不到他们,从而杜绝权力寻租现象。

现在,随着天津自贸区被列入第二批自贸区,滨海新区和行政审批局都在为此做准备。审批局局长张铁军表示,以后与自贸区衔接基础仍将是SOP,还要将轨道向外铺设,延伸到各个功能区和街道,希望审批事项要越来越少,审批局越办越小。

“无论是否有自贸区,我们都要树立观念服务好申请人和投资者,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薄文福说。

长春电闸

西安景观草坪灯

湖北天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