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雾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抑雾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友谅60万水军为什么在鄱阳湖一夜尽灭

发布时间:2020-02-26 18:38:17 阅读: 来源:抑雾剂厂家

陈友谅60万水军,为什么在鄱阳湖一夜尽灭?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陈友谅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在明代的影视剧中,我们曾经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场景,陈友谅在与朱元璋的最后决战中,竟然很奇怪的采用了和赤壁之战中曹操如出一辙的战法——铁索连环,似乎是对赤壁之战的复盘,火攻之下最终结果也是兵力雄厚的一方战败,甚至连主帅陈友谅都战死……

这到底是为什么?

为何陈友谅没能吸取赤壁之战的教训?要知道他的士兵可都来自南方;为什么铁索连环总是失败?陈部60万大军何以一夜覆没?

这些都需要我们从一场水战谈起——被誉为“赤壁之战第二”的中世纪最大的水战:鄱阳湖水战。

一、纷纷扰扰的1363年

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的南中国可以称得上是战火连天。

二月,张士诚派兵围攻小明王的最后据点安丰。小明王向朱元璋告急求援。安丰是应天的屏障,救安丰即是保应天,朱元璋于是于三月率兵渡江救援安丰。

四月,刚刚在龙湾惨败的陈友谅在默默的舔血疗伤后,不甘心失败——乘朱军主力救援安丰,江南空虚之机,以号称60万的水陆大军于十一日围攻洪都,占领吉安、临江、无为州。

七月初六,朱元璋亲率水军20万,往救洪都。十六日进抵江西湖口。

两军于鄱阳湖展开对决,这是陈友谅与朱元璋之间的最后一次战略决战,一场足以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大战!

二、陈兵鄱阳湖

鄱阳湖水战是中世纪历史上全世界最大的水上战役,无论从时间、兵力还是伤亡上在当时的历史环境都是首屈一指的。即使是前代被文人墨客渲染无数次的赤壁之战在这里也是小巫见大巫,更不要说还处于独木舟征战时代的西方。

我们继续将目光转向大战前的双方。

水战前,陈友谅可以说是兵强马壮,拥兵60万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多处战略要地,然而本该一鼓作气攻下应天的他,却因为之前的惨败心有余悸,选择了稳扎稳打——战术不能说错误,但是他打的太稳了:从春天打到夏天,在洪都城下整整85天,他的军队没有东进一步,这使得突袭成为了空想,甚至让人有种当陪练的感觉——他和守洪都的朱文正你来我往,最终成就了朱文正的悍勇,也埋葬了陈氏的最后一缕先机。

随着朱元璋回师,双方在鄱阳湖上开始了激烈交锋。

三、鄱阳湖交锋

七月二十日,大战第一天双方于康郎山(今江西鄱阳湖内)湖面遭遇,刚开始战斗就很激烈,陈部多是楼船,“联巨舟为阵,楼橹高十余丈,绵亘数十里,旌旗戈盾,望之如山。”居高临下,有火炮、火铳等原始热兵器,加之有小船的穿梭配合,可以说陈友谅的开局极佳。

而与之相对,朱元璋部不仅战船娇小,战法同样笨拙——朱元璋以习惯性的陆战打法布阵对抗,是此役的一大败笔,他用阵地战的方法(乃分舟师为十一队),对攻拒敌,并没有发挥出小舰船机动灵活,能够分散游击的优势。

这就使朱家军处于被动局面。应该说第一天非常惨烈。

接下来的几天里,双方基本上靠的不是战法,而是将领的血勇之气——朱军大将徐达身先士卒,率舰队勇猛冲击,击败陈军前锋,毙敌1500人,缴获巨舰一艘。俞通海乘风发炮,焚毁陈军20余艘舰船,陈军被杀和淹死者甚众。

双方甚至出现了斗将的场景,这边徐达、常遇春、廖永忠三员大将“进兵薄战”(即贴身肉搏);那边陈将张定边枭猛不逊当年三国吕布,在发现朱元璋帅船搁浅后,单舟闯龙潭,意图实施斩首计划杀死朱元璋。“敌将张定边,素号枭猛,奋前迎战,王(遇春)射之,定边中矢走。”

当然不幸的是失败了,但张还是先后斩杀拼死救驾的韩成、陈兆先、宋贵三员大将,赫赫虎威令人胆寒!

几天激战后,总体上,朱元璋处于下风。

七月二十二日,在郭兴的建议下,朱元璋继续排兵布阵,并准备实施火攻。

下午三点多钟,东北风起,朱部以七条船上载荻苇、干草,内置火药,船头立一草人,穿上盔甲,后面牵一条空船,等快要接近敌船时,乘风纵火,之后纵火者迅速跳上空船溜之大吉。一时间风急火烈,烈焰飞腾,把湖水照得通红。

“其水寨舟数百艘悉被燔,烟焰涨天,湖水尽赤,死者大半。”这次火攻,战果巨大,烧的是陈友谅的水寨,水寨中的船靠得极近,火烧连营之下陈部损失惨重。

当然在陈军拼死反击之下明军同样伤亡不小:张志雄所乘舟樯帆损坏,为敌所觉察,几艘敌舰围过来用兵器钩刺,志雄自刎;丁普朗更猛,拼杀中,身上十处受伤,头被砍掉了,身子还直立船中像拿着兵器作战的样子。张志雄、丁普朗、余昶、陈弼、徐公辅皆战死。

二十四日,在数天激战后,朱元璋放弃了阵地战的战术,接纳水师将领的建议,采取对敌舰环绕攻击的战术,让水师将领放手一搏。“廖永忠、(俞通海、)汪兴祖、赵庸以六舟深入敌阵搏击之,敌联大舰拒战,我师望六舟无所见,意陷没。有顷,六舟绕敌船势如游龙,翻然而出。诸将见之勇气愈倍,战益力,呼声震山海,友谅兵大败。

水仗打到这时,才真正进入状态。

四、鄱阳湖交锋

接连大败,迫于战局的压力,陈友谅意图撤退,但保鞋山(南湖觜的对面)被朱元璋的部队控制无法突围,他不得不收缩防守,不敢再战。

战局进入了相持阶段。

起初,形式不妙,陈友谅问计于左右金吾二将,“其右金吾将军曰:今战不胜,出湖实难,莫若焚舟登陆,直趋湖南,谋为再举。”这是最好的办法了。焚舟登陆,直奔湖南,先逃命要紧。左金吾将军持不同观点:现在虽然处于不利的境地,但我们人数众多,尚可奋力一搏,胜负还不一定。如果弃舟登陆,万一对方以步骑随后追击,前进不了,后无退路,岂不一败涂地?

陈友谅犹豫不决,最后还是说,右金吾之言是对的。这一说不要紧,当时局势悲观之下,陈友谅有些喜怒无常,担心说错话的左金吾竟然因此率部投降。右金吾见状竟然也跟着率部投降。

形式急转直下,陈军气势更衰。

之后朱元璋玩起了心理战,他每天与一帮文人“草檄赋诗”,对陈友谅极尽损、讽、骂、诬之能事;同时极力宣扬自己的宽仁:陈友谅杀俘虏,朱元璋放俘虏,而且给俘虏治病疗伤,又祭奠陈友谅战死的亲属和战将。

陈军士气几乎一蹶不振。

五、鄱阳湖最后一击

朱元璋控制湖口后,以舟师封锁水面,同时立栅(工事)于岸边,将陈部围困在湖内长达十五天。

围困初时,如果陈友谅向西弃船登岸,还有一丝逃生的希望,毕竟手下还有张定边和一些精壮人马。可惜他不甘心,错失良机。

如果加上围洪都的八十五天,陈军已经征战长达一百多天,粮食告罄。陈派出到都昌的五百艘抢粮船,也被洪都守将朱文正给烧了,几乎是弹尽粮绝!

“敌计穷,冒死突出,绕江下流,欲由泾江遁回。上麾诸军追击,以火舟火筏冲之,敌舟散走,追奔数十余里,自辰至酉战不解。友谅中流矢贯睛及颅而死,擒其太子善儿。”

八月二十六日,陈友谅最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选择了冒险突围,由南湖嘴突围,企图进入长江退回武昌。行至江西湖口时,朱军以舟师、火筏四面猛攻,陈军无法前进。复走泾江,又遭傅友德伏兵阻击,左冲右突,打不开生路。

汉军且战且走,但日落之时仍未能摆脱。陈友谅当时从船中伸出头来,指挥作战,却被飞箭射中,贯穿头颅,一代枭雄陈友谅就这样死去。

顿时,陈友谅军土崩瓦解,5万余人投降,太子陈善儿被擒。太尉张定边趁夜护持陈友谅的次子陈理,载上陈友谅的尸体逃回武昌。

至此,双方形势完全转变。这场战役之后,中国的战局从两强对峙变成了一超多强的局面,吞并陈友谅实力大涨的朱元璋东平张士诚、方国珍,南靖两广,北逐鞑虏,西缚夏明升,四面出击,不出五年即一统天下,成就帝业!

20万VS60万,穷小子朱元璋,如何上演“屌丝逆袭记”

龙湾之战,陈友谅十万大军,为何被朱元璋一万弱旅打到哭爹喊娘?

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个年轻人单枪匹马攻城略地。

曲靖师范学院学报

产权导刊

建筑知识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学院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