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雾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抑雾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高玉春被两角钱冰棍逼出来的行业领头人康藏花楸

发布时间:2020-10-19 01:09:06 阅读: 来源:抑雾剂厂家

高玉春:被两角钱冰棍逼出来的行业领头人

高玉春,男,46岁,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桑园镇夹河村人,怀来县人大代表。1989年高中毕业后回家务农,种植葡萄,因为家里条件差,1991年,高玉春外出贩卖葡萄,从此踏上了创业路。2006年,高玉春注册商标“三道湾”,定位中高端礼品市场。2013年销售额超过2000万元,带动合作社一千多名农民共同致富,成为怀来县葡萄产业的领头人。 这里是中国“葡萄之乡”,距离北京市区108公里的河北省怀来县,怀来全县葡萄行业从业人口超过五万,年出产葡萄超过二十万吨。就在2014年,这里的葡萄市场发生了剧变。

河北省怀来县葡萄经销商侯国强:葡萄礼品市场跟往年还有去年相比的话,它的销量就是往年的1/3左右。

葡萄礼品市场的销售不如往年,传统批发市场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河北省怀来县葡萄经销商侯国强:水果批发市场,它都没有往年的销量大,而且没有往年的价格高。

河北省怀来县葡萄种植户王丽君:每年到这个时候,像这架上几乎就空了,现在这地方还多呢。

河北省怀来县葡萄经销商高玉红:葡萄是最好的一年,市场最不好的一年。

今年葡萄行情急转直下,大家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一个人身上,他就是高玉春。

高玉春:说心里话,真要长泡了。今年的葡萄特别难,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现象,像我们这里的葡萄一共种植17000亩地,种植的葡萄主要以团购、订购为主。

记者常昆:以前?

高玉春:今年突然就变了,不知道为什么,原来定的非常多,现在呢要么就不定,要么就订少了。所以今年的销售出现最大的问题,我就真巴不得来一个大老板,一下把这个葡萄都买走,哪怕贱一点。

高玉春是葡萄合作社理事长,一个地道的农民,曾经,女儿想吃一根2角钱的雪糕他都买不起。为了改变贫穷,他开始创业。就是这样一草根农民,在创业的路上总是比别人看得远。

创业二十多年,他总能在市场发生变化时带领大家快速转型,成为怀来葡萄产业的领军人物。这一次,背负巨大压力的高玉春,要怎么办呢?

她叫高海昆,是高玉春的女儿,今年24岁。她叫高桂清,是高玉春的妻子。二十多年来,妻子只动手打过女儿一次,时隔多年,高玉春想起来依然心酸。

那是女儿一岁多的时候,高桂清带着女儿去街上玩,可刚到街上,她就把女儿给打了。

高玉春的妻子高桂清:走到小卖部还非要雪糕,我也不给。就是钱少,舍不得,往屁股上拍了几下,打得孩子哇哇哭,我强行把孩子抱回家去了。当时刚结婚,就是家庭条件差,没有钱。这回忆起来想掉眼泪,想哭。

记者常昆:雪糕多少钱一根?

高玉春:2角。真的就是说,我后来说,从压力中就是动力。迫使你不得不去改变你的生活,改变你的方式。

高玉春一家靠种地为生,条件拮据,女儿想吃个两毛钱的冰棍,妻子都舍不得买。这件事情,深深刺激了高玉春,他觉得作为父亲和丈夫,自己太没用了。就是那一天,高玉春发誓,绝不能让家人再过这样的生活。

高玉春:那个年代也不能叫立什么志,就是说一定我要把我自己的日子过到什么程度。总有个希望,我曾经跟我媳妇说,我说老婆我一定上你坐上轿车,而且穿着裙子,穿着高跟鞋,露着大白腿咱们去逛逛街,当时也挺好的。别录了,别录了,真的别录了。

怀来县有种植葡萄的传统,上世纪90年代,县里有葡萄44万多亩,可因为没有销路,很多葡萄都卖不出去。高玉春决定,靠贩卖家乡的葡萄赚钱。为了卖葡萄,他跑遍了大半个中国。

然而创业并没有高玉春想象的那么简单,葡萄批发生意做了几年,只能赚几个辛苦钱,家里的情况也没有太大改善。

直到1999年8月时,一个人的出现,让高玉春的命运有了戏剧性的转变。

他叫李海洋,是长沙市的一名葡萄经销商,在长沙的一家大型水果批发市场上,李海洋名气不小。

1999年,高玉春找到他,想通过他打开长沙市场。李海洋对他的马奶提品种很感兴趣,就带了三个人来到了怀来县,提出先看看葡萄再说。

可看完葡萄之后,李海洋说葡萄不错,但现在行情不好,他们决定先住在高玉春家里,等行情好了再往长沙发货。

李海洋:等行情,我们还天天在这里打牌,他就好吃好喝招待我们。有时候还去了天安门,到处去看一下。长城,开那个车。

李海洋在高玉春家里等行情,高玉春好吃好喝的招待。

可一个多月过去了,李海洋一斤葡萄也不买,高玉春的家人有点坐不住了。

高玉春的妻子高桂清:我的娘和我的婆婆,她们每天客人做饭,她们在那屋里头,老说悄悄话,光在这儿住着也不买葡萄,天天好吃好喝的招待,咱们干赔。

以高玉春的家庭条件,花几千元钱去接待一个不做生意的客户,家人觉得不值。可高玉春却嘱咐家人,不能有一丝怠慢。

高玉春:你要知道找来一个客人很难,撵走一个客人只是一个眼神。所以我们热接热待。

高玉春的妻子高桂清:他当时就跟我说了,这几个绝对是大客商,将来咱们葡萄指着他销,再说不销葡萄多个朋友多条路。

然而住了1个多月,李海洋却告诉高玉春,他们决定不买他的葡萄。因为1999年的整个夏天,长沙市场上葡萄行情都不好。

一个多月的努力没有换来一斤葡萄的订单,高玉春很失望。可他还是热情地陪着李海洋玩了两天,临走还给他买了火车票送上火车。

李海洋走后,一直也没和高玉春联系,家人觉得他被耍了。

然而就在第二年,2000年7月,李海洋突然回来了,还给高玉春带来了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他把自己做水果批发的老乡全都拉了过来。

高玉春的妻子高桂清:那年的场面火爆,每天十多个冷藏车,老百姓的葡萄确实好卖。光发钱就给老百姓发出一千多万,都从我手里走的,我给发钱。

2000年,仅靠李海洋带来的客户,高玉春就销售了二千多万元。而且此后7年,李海洋每年都会带人来卖高玉春一千多万元的葡萄。

李海洋:他这个人大气,看得远,眼光好。对我们真的是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他。只要到了这边搞葡萄的话,第一个就是找他,也不会去找任何人。

到2006年,高玉春靠着勤劳和厚道,又打开了北京、天津多个市场,成了怀来县数一数二的葡萄经销商,每年销售葡萄800万斤以上。可家里刚过上好日子,一天,高玉春却和小舅子吵了起来,原因正是因为葡萄。

白癜风的医院排名

山西太原专业治疗白斑

江门治疗男性不育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