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雾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抑雾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高碑店黄桃富民模式的探索半边碗

发布时间:2020-10-19 05:14:40 阅读: 来源:抑雾剂厂家

高碑店黄桃富民模式的探索

盛夏时节,黄桃成熟。黄桃属于桃类的一种,因肉为黄色而得名,其营养十分丰富,含有丰富的抗氧化剂、膳食纤维、铁、钙及多种微量元素。据有关专家介绍,北京高碑店市所处的纬度区域,最适合黄桃生长,产品的品质、口感、外观都能达到最佳。

“为什么这么好的黄桃在高碑店却难觅踪迹?”这是十年前,高碑店市新高食品公司顾问魏宝兴思考良久的一个问题。答案是:虽然黄桃的口感、营养驰名中外,走俏日本等国际市场。但黄桃易发桃炭疽病、桃褐腐病、桃蛀螟、梨小食心虫、桃蚜、潜叶蛾等病虫害,系统防治是分散化的小农生产所不具备的,你家防,我家不防,造成病害此起彼伏。等到千辛万苦有了收成,还被水果贩子压级压价,应得的利益被盘剥。但桃农也很无奈,黄桃不耐储存,从下树到卖出去,一个钟头一个价,耽误不起,面对盘剥只能忍气吞声。六年前,魏宝兴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加工储藏的产业链条,否则,永远掌握不了黄桃市场的话语权。

引种黄桃一波三折,魏宝兴多方考察,确定了金童和佛雷德里克两个系列产品。这两个品种果型近圆,果皮黄绿,营养丰富,味浓可口,产量还高。更重要的,是这两个品种成熟期长,采摘期可以从7月中旬延续到9月中旬,人为操作把采摘期错开,为公司深加工赢得了时间。苗木下地,苦苦伺候两年,一场冻害,却让所有辛劳付之东流。从头再来,这次,魏宝兴把这两年的思考付诸实践,确定了生产营运模式,即“黄桃 糯玉米 养殖 深加工=农产品增值”。

具体讲,新高食品公司全部1万亩土地,分布在22个不同地点,原本管理起来有一定难度。但按照魏宝兴的思路去做,这些原来的难点,竟然成为了“亮点”。在每个点,以大致相等的地种植黄桃、糯玉米,配建一个养殖场,养殖生猪或乌骨羊。黄桃从引种到结桃,大概有四年时间,这期间,前两年黄桃苗木矮小,但不怕遮阴,可以与玉米套种,两年后,黄桃长高了,在桃树下面种植喜阴的药白芍,可以保证收支平衡。在这四年,糯玉米、生猪、乌骨羊能为公司带来稳定的收益。黄桃进入盛果期,一亩桃园可以产4000斤,卖初级产品可以实现5000元毛收入,如果加工成罐头、冻片,可以增值一倍。魏宝兴引种黄桃的同时,就同步建立了冷库和罐头生产线。一只黄桃从地头到餐桌上的罐头食品,完成了它的增值之旅。

如何提高黄桃品质,魏宝兴有他的绝活儿。魏宝兴的秘密武器是有机肥,这是给黄桃吃的“偏饭儿”。每个黄桃基地,玉米秸秆是名副其实的宝贝。就近挖好“青储池”,糯玉米秸秆全部粉碎青储,这是猪、羊最爱吃的饲料,秸秆经过猪、羊消化,变成粪便进入沼气池,沼液和沼渣下地,培肥地力。近年来,魏宝兴在羊场引进了秸秆床技术,将玉米秸秆粉碎压实到羊圈,撒上生物菌,羊在这种秸秆床上面吃喝拉撒,废弃物都会被生物菌降解,羊圈也无异味儿。三年后,这种自然沤制的有机肥,就可以出圈了。目前,魏宝兴正在筹建秸秆有机肥厂,把玉米秸秆粉碎加上鸡粪,晒干,装袋,很受经营蔬菜大棚的菜农欢迎。

这么大的“排场”,光靠魏宝兴和几个高管是做不来的,怎样把农村剩余劳动力吸引过来,魏宝兴动了一番脑筋。以新高食品公司为依托注册成立了种植养殖合作社,吸引农民入社。“靠什么吸引?现在跟过去不一样啦,就拿农村建房说吧,工人开日工资,今天兑现不了,明天就另寻高就。这也反映现在的农民缺乏安全感,合作社把农民组织起来,龙头企业靠实力为入社农民抵御风险。就拿种糯玉米的社员来说,我们给出的保护价是每斤七角,有一年,市场上收购价每斤五角,我们仍按照约定价格收购,社员们有了主心骨。第二年,别的地方压缩糯玉米种植面积,而我们却增加了不少。因为供求关系的变化,糯玉米价格一路攀升,我们在收购价的基础上,给社员适当分红,让他们赢得盆满钵满。”谈起组织农民,魏宝兴感慨良多。

魏宝兴采取六统一管理模式,即统一浇水、施肥、剪枝、植保、加工、销售。虽然把各个果园黄桃的成熟期错开,但黄桃成熟期相对短而集中,7月至9月的采摘期,是农村劳力最紧缺的时期,魏宝兴用了两招,解决了这个大难题。“请进来”就是把农村出不了远门打工的年老劳力,用中巴车将他们集中接到公司农场,从事采摘农产品劳动,收工之后再把他们送回家;“送出去”就是将需要加工的果品,送到走不出家门的中老年妇女家中,让她们在家中就能完成果品的粗加工。每到黄桃收获季节,一车车黄桃就会送到农村,经过农民去核、切块加工后,又运回到公司进行深加工。最近几年,多个周边村成了公司的黄桃粗加工专业村,公司每年仅这项加工费就有160万元。在梁家营乡梁南村,一到黄桃的加工季,随便走进一家一户,只见在家的所有劳动力,男女不限,老幼皆宜,全部在干着同一件事:给黄桃去核。村民戏称“挖核运动”,可别小看这个,梁南村的村民在家搞黄桃粗加工,每年都有80多万元的收入。

“农业是个弱势产业,不确定性因素很多。农民小生产与大市场之间的鸿沟,对于农民个体来讲,难以逾越。把他们组织起来,整合这些力量,在市场上才能有话语权,进而掌握主导定价权。龙头企业完成的是一家一户做不了的事儿,协会是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企业、协会要处理好在服务农民的过程中产生的农产品增值部分,建立一个良好的利益分配机制,形成良性互动。长久地坚持,你不用去找农民,农民也会来找你,这是机制使然!”魏宝兴说。

8月初,“高碑店黄桃”通过了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这是对他六年来孜孜以求引进、种植黄桃的最佳褒扬。

江苏治白癜风排名

南京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治疗股骨头坏死医院排名

治甲亢专科医院的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