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雾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抑雾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捐肝女孩当妈了女儿的满月宴低调举行

发布时间:2021-01-05 10:30:56 阅读: 来源:抑雾剂厂家

“捐肝女孩”当妈了 女儿的满月宴低调举行

2005年,当时只有19岁的广元女孩罗玮为蒲江县素不相识的农妇廖红霞捐肝,拯救了廖红霞的生命,也完整了一个家庭。7年过去了,当年的“捐肝女孩”已经初为人母,昨日,是她女儿满月的日子,天府早报记者带着当年为罗玮实施手术的华西医院肝移植中心专家们的祝福,前往广元看望罗玮一家。

低调:在家举行的满月宴

从成都驱车3个多小时,来到罗玮广元的家中,已临近中午12点。梳着马尾的罗玮看上去神采奕奕,纯真善良的笑颜一如往昔。“哇……”身后,一阵婴儿清脆的啼哭像是提醒了罗玮,“不得哦,又饿了”,说着转身进了里屋。

今年6月1日,罗玮顺利产下一名近6斤重的女婴,新生命的降临,带给罗玮的除了初为人母的幸福,还有一些忙乱。“幸好有我爸妈帮我”,厕所里,罗玮正在给宝宝洗衣服,厨房里,爸爸煮着饭菜,老公陈波也没闲着,给娃娃冲牛奶,家人都在围着这个小生命忙碌着。

昨日娃娃满月,没有复杂的仪式,也没有宴请宾客,有的只是一家人的欢笑庆祝。两盆炖鸡,一碗家里自己熏制的腊肉,几盘小菜,一杯小酒。坐在角落里的罗玮抱着宝宝,轻晃着身体,笑着说已经足够了,“这样子,就很好”。宝宝似乎也听懂妈妈的话,小眼睛直直地盯着妈妈,嘴里不时发出“哦哦”的声音。

回忆:捐肝反成她的尴尬

“‘捐肝女孩’四个字,常常抹去我作为罗玮做的一切努力”,对罗玮而言,“捐肝女孩”,是最美的赞誉,也是最无奈的烦恼。

“人们都晓得捐肝女孩,却不知道罗玮”,罗玮的笑容有些苦涩,提到她,人们总是习惯用“那个捐肝的”代称,每次遇到,她心里仍不免“紧了一下”。

从成都回来后,罗玮开起了梦想的花店,怀着对“捐肝女孩”的好奇,开始时光顾的市民还不少,但随着热度减退,生意也淡了下去,最后,因为种种原因,关掉了。

之后,非议涌来,人们质疑罗玮借捐肝炒作。好心人募捐的8万元,也变成刺痛她的钉子,“总之,很尴尬”。

为证清白,罗玮的父亲向亲戚借钱,卖掉一套二手房,与罗玮一起成立了照顾老人的“广元市老幼托管中心”。然而地震后不久,托管中心也关门了。这次关门,留下的是数万元的债务。  希望:走出“捐肝”的光环   之后,还债成为一家人生活的中心。罗玮四处打工,就连当时还是男友的陈波,也凑出4万元帮衬罗玮。   “我只是想说,我跟大家一样,都在为生活努力”,罗玮说,生活并没有因为她是“捐肝女孩”而变得容易,“相比别人,我经历的,或许更多。”   “现在,我不是捐肝女孩,而是一位母亲”。孩子的到来,对罗玮来说又迎来了人生中新的篇章,她有时会掀开衣服,看看肚子上的伤疤:一道是之前捐肝在腹部留下的“人”字形伤口,另一道是宝宝剖腹产时留下的。在别人眼里丑陋的伤疤,在罗玮看来,有着别样的意义。   “一道旧,一道新,一个是我的过去,一个是我的未来”,罗玮说,旧疤是对当年救人义无反顾的纪念,新疤是对如今为人妻、为人母的铭刻。两道疤,是她人生路上最重要的两个旅途,“只是,我更希望从过去的光环里走出来,当好一位母亲”。   “也许有一天,我会给我的孩子说起捐肝的故事,但人称代词,不会是我”,罗玮说,她会讲“那个女孩”的捐肝故事。   新闻故事>>>   那份“欺骗”专家至今记得   【说起罗玮捐肝,华西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博士导师严律南教授至今记忆犹新,而最让他难以忘怀的,是在最后关头,廖红霞已经出现肝腹水却依然拒绝罗玮捐肝,理由只有一个:不愿罗玮的父母痛苦。这让罗玮做出决定——瞒着廖红霞捐肝。】   被女孩的大爱和善良感动着,那一次,严律南配合着罗玮,向廖红霞撒了有生以来唯一的一次谎。老教授至今仍感慨唏嘘:“不要说他们素不相识,现在我们好多病人,亲属之间都不愿意捐肝。”   捐肝后,7年时间过去了,罗玮的身影一直没有离开过肝移植中心专家们的视线。她当年的主刀医生之一杨家印,现在已经成为教授,但在这7年里,“杨医生是我的私人医学顾问,我有啥子医学上不懂的都问他。”对于肝移植中心的专家们,罗玮也有着很深的感情。   罗玮说,自己怀孕后,很担心腹中的宝宝,“经常问杨医生,他只要有空就会给我仔细解释,超出他专业的,他就帮我联系华西第二医院的专家。”   6月1日,罗玮在广元老家顺利剖腹产下一名近6斤重的女婴,知道昨日是罗玮宝宝满月的日子,但肝移植中心的专家们都出差在外,便托天府早报记者为罗玮母女送去祝福,也表示一定会去看望她们。   严律南教授说:“不管当时还是现在,罗玮是华西医院肝移植中心最年轻的供体,也是我们跟踪时间最长、最完整的供体。”而现在罗玮能够平安生下孩子,“足以说明当年的捐肝没有对她身体造成影响。”   新闻特写>>>   她的婚姻差点“缘灭”捐肝   丈夫陈波,一直是罗玮最坚强的后盾。2005年,捐肝后的罗玮回到广元开花店。每天的生活轨迹没有超出过花店和家里,花店里帮忙的张姐看不下去了,在一次和罗玮外出买花之际,把自己姐夫的弟弟陈波叫了出来,介绍两人认识。   “听说我是那个捐肝女孩,他还不愿意来呢”,说着,罗玮手肘蹭了一下陈波的胳膊,“是吧?”   陈波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担心别人说闲话”。虽然见面后陈波对善良健谈的罗玮颇有好感,可“捐肝女孩”的光环,还是让他有些望而却步。最后还是罗玮打破了僵局,“我知道你喜欢的是罗玮,就够了”,就是罗玮这句话,最终让年轻的两颗心走到了一起。   “你说,这是不是缘起捐肝,也差点缘灭捐肝?”罗玮笑问。   “可我压力还是大啊”,陈波说,现在连单位领导都知道自己娶了“捐肝女孩”,“每次见我,就说让我对罗玮好一点”。笑谈间,陈波握着妻子的手,坚定地说,“大家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她好!”   【医生感慨】   “不要说他们素不相识,现在我们好多病人,亲属之间都不愿意捐肝。”   【丈夫承诺】   “大家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她好!”   【她的心愿】   “我更希望从过去的光环里走出来,当好一位母亲。”   新闻回顾>>>   罗玮的捐肝故事   【2005年】   ●3月6日   本报报道蒲江县农民张元林愿意割肝救妻,本报和华西医院肝移植中心启动第二名免费肝移植名额。   ●3月12日   广元少女罗玮找到廖红霞,表示愿意捐肝。   ●3月16日   罗玮的父亲胡仲双赶到成都,召开家庭会议,要求捐肝必须满足3个条件。   ●3月22日   胡仲双和妻子回广元,留下罗玮在成都,胡仲双夫妇表示:留下女儿是让她陪伴廖红霞走完人生最后路途,并不意味着支持她捐肝。   ●3月24日   廖红霞坚持表示:不接受罗玮捐肝,不想让罗玮因为捐肝和家庭发生矛盾。   ●3月30日   瞒着廖红霞,罗玮将自己的肝脏捐赠给她。   天府早报记者杨丹毛逸摄影方炜

北京仪器美容

仪器美容机构

北京幻眼美容门诊

美白美容哪家好

北京星美美容

北京最好的脱毛美容中心